| 韩氏新闻 | 家谱源流 | 古代人物 | 香港正版跑马资料大全 | 文物古迹 | 图片新闻 | 韩氏家谱 | 韩氏论坛 | 中华万家姓

宋氏三姐妹 流落海南的昼锦堂裔孙



   自韩琦“相三朝(仁宗、英宗、神宗),顾二帝(英宗、神宗)”,韩琦长子韩忠彦再相哲宗(任枢密使)、徽宗(建中靖国年间任第一宰相),而至韩胄总揽南宋宁宗朝军政大权(宰相兼枢密使),其间100多年,昼锦堂韩氏家族堪称与赵宋皇室同荣共耀,不但娶过公主,而且出过皇后。

   韩琦第五子韩嘉彦,娶神宗第三女齐国公主为妻;韩嘉彦之子韩诫,娶宋高宗吴皇后(定策而立了宋宁宗的,正是吴皇后)之妹为妻;韩胄不但娶了吴皇后的侄女,而且还是宋宁宗韩皇后的叔祖父——韩皇后是宁宗的原配夫人,其父韩同卿……

  宋氏三姐妹姓宋。

  姓宋,缘何而为昼锦堂韩氏裔孙?

   宋氏三姐妹籍贯海南。

昼锦堂韩氏裔孙堪称皇亲国戚,皇亲国戚缘何落草到了海南?

一切,都与韩胄相关。

韩胄被害,终南宋一朝,他都被视为国家的大奸大凶。

韩胄无子,领养的倒有一个,“既诛

胄,削籍流沙门岛”。

士人刘淮也诗作成了今天的史料:“宝莲山下韩王府(韩胄府邸),郁郁沉沉深几许?主人飞头去和戎,绿户雕窗锁风雨。九世卿家一朝覆,太师(韩胄)宜诛魏公(韩琦)辱。后车不悟有前车,兀突眼中观此屋。”

韩胄被害,影响的自然不只是韩胄一家,也不只是他的继子“削籍流沙门岛”。

而是“九世卿家一朝覆”……

宋氏三姐妹是韩琦裔孙

今日海南省文昌县,是宋氏三姐妹的籍贯。

宋子文、宋庆龄、宋美龄、宋霭龄的父亲,是宋耀如。

宋耀如起初不姓宋,而是姓韩,名曰韩教准。

韩教准的生身父母,是韩鸿翼与韩王氏。

韩鸿翼是文昌县一位颇有文化的儒商,为人宽厚,热心公益事业,且因经办赈务,几乎耗尽了祖传的积资;夫人王氏,端庄文静,能诗善书,博文通理。

韩鸿翼人到中年,不幸染上了久治不愈的慢性疾病。因病致贫,韩家日渐窘迫,生活的重担,几乎全压在了其妻韩王氏的身上。

韩鸿翼夫妇育有三子:长子韩政准,次子韩教准,三子韩致准。

家道中落,韩政准、韩教准不得不随着同乡漂洋过海,到印尼爪哇当起学徒工。其后,韩教准又跟随堂舅到了美国。堂舅在波士顿开了一家茶叶丝绸行,因为没有儿女,在征得韩教准父母同意后,12岁的韩教准过继给了堂舅。

这位宋姓堂舅将韩教准换姓改名,韩教准成了宋耀如。

“一个文昌县,竟然还有10万多昼锦堂裔孙,先前咱一点儿都不知道。”安阳市韩琦文化研究会会长、韩琦嫡孙韩培谦说,“10多年前,海南本家找上门来让咱去看看,看了才晓得祠堂上挂的是‘昼锦堂’。”

文昌韩氏的先祖,也就是迁琼始祖,是韩显卿。

“玉彦口胄,乡卿立甫”,是韩琦创订的八世字辈。

字辈摆在这儿,韩显卿是韩琦的六世孙。

昼锦堂韩氏自韩琦以降,凡世辈逢单,则取字辈为名的偏旁,名亦单名——如韩琦,琦字偏旁是玉,不是王;凡世辈逢双,则字辈入名,名取双名——如韩忠彦、韩嘉彦。

韩侂胄是第四辈,胄自然入名,名曰“侂胄”;韩侂胄之父韩诚,是第三辈,口作为偏旁入名,名亦单名,曰“诚”——诚,是言字旁,其下有口。

韩显卿的世系,非常清晰——

韩琦有五子:韩忠彦、韩端彦、韩纯彦、韩粹彦、韩嘉彦。

韩嘉彦有六子:韩恕、韩诏、韩诫、韩谘、韩碤、韩燮。

韩诫有三子:韩侃胄、韩仿胄、韩仁胄。

韩仿胄有一子:韩缙选。

韩缙选有二子:韩世卿、韩显卿。

韩世卿迁居广东番禺,韩显卿(1155~1225)曾任廉州知州,先迁居广东雷州,而后在宋宁宗庆元三年(1197年)从雷州海康县怀抱宗谱举家渡海,卜居海南文昌锦山,成了海南岛的韩氏开山之祖。

韩显卿缘何迁居海南文昌?

韩显卿怀抱宗谱举家渡海卜居海南时,那里还是流放之地。

而此时,韩同卿尚在,韩皇后尚在,韩侂胄尚在——昼锦堂后裔,登临到了辉煌的顶点。

据称,韩琦有5子、34孙、88曾孙,韩世卿、韩显卿与韩同卿、韩侂胄的“门头”关系,实在难以理清。

大家族内,难道生了什么恩怨情仇?但是,家族恩怨毕竟是内部矛盾,不至于把韩世卿、韩显卿逼到流放之地,让外人看笑话!

如果韩显卿渡海果真是在1197年的话,唯一的解释只能是“避祸”。

避的是哪门子祸呢?

《续资治通鉴》云:“太尉韩同卿卒。皇后之父也,赠太师。同卿季父侂胄,声势熏灼。同卿每惧满盈,不敢干政。时天下皆知侂胄为后族,不知同卿乃后父也。后乃服其善远权势云。”

1197年前后,韩侂胄“声势熏灼”,韩皇后与其父亲韩同卿都已经看出了问题——“满盈”则亏。

韩皇后、韩同卿就是再惧怕,也无处躲藏。幸运的是,父女二人在两年之内先后病逝。

韩显卿不同,他自然可以怀抱宗谱,渡海躲藏。更何况,韩同卿、韩皇后、韩侂胄均在高位,相信朝野没人敢来过问韩显卿渡海这样的小事儿。

当然,这都是以将韩侂胄视作“权相”的后世史家的材料为基础,而得出的消极的解读。

倘若以韩侂胄志在恢复中原为基点,进行一种积极的解读,韩世卿、韩显卿避居岭南、海南,未尝不是昼锦堂韩氏“料理后事”的悲壮布局。

成功,什么都好说。

失败,把根留下,把宗谱、祭祀留下……

宋氏三姐妹是宋神宗裔孙

南宋偏居一隅。

恢复中原是南宋时代的最强音。

无论怎么说,一个人,一个国家,如果没有那么一点儿精气神,总是会完蛋的。

中原,是韩侂胄父母之邦;曾祖韩琦之墓当时是在金国——韩侂胄命李璧起草伐金诏书,略云:“天道好还,中国有必伸之理;人心效顺,匹夫无不报之仇。蠢尔丑虏,犹托要盟,朘(剥夺)生灵之资,奉溪壑之欲,此非出于得已,彼乃谓之当然……含垢纳污,在人情而已极;声罪致招,属胡运之将倾。兵出有名,师直为壮。言乎远,言乎近,孰无忠义之心;为人子,为人臣,当念祖宗之愤。敏则有功,时哉勿失。”

开禧北伐,时值蒙古南侵,金朝开始衰落,这对南宋而言,确实也是一次光复中原的机会。

就连金章宗,都恐惧韩侂胄此时对金用兵,诏命将韩琦与韩氏家族墓地定为“金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修葺一新,派兵保护。

只是韩侂胄被无端害死,开禧北伐就此宣告流产。

两年后,金章宗病死,金国陷入争夺皇位的乱局,成吉思汗开始崛起南下侵金。

在最为艰苦卓绝的条件下,岳飞、韩世忠等站了起来。

岳飞,是两宋时代最能打仗的军人,善于野战,战无不胜;韩琦,是两宋时代文臣里最强悍的武将、武将里最大牌的文臣。

昼锦堂,是诞生“异类”的地方。

但是,韩侂胄不是神,他也需要战火的锤炼,他也知道可能失败。

韩琦在《韩氏家集序》告诫子孙:“命诸子侄人录一本(指《韩氏家集》),以藏于家。后主之(守护)者或不谨严,使其失传,则上天圣明,祖宗至灵,是必降殃,以惩不孝。其戒之哉!其戒之哉!”

韩显卿怀抱宗谱举家卜居海南文昌避祸,肩负的更是韩琦的告诫。

韩琦——韩嘉彦——韩诫——韩仿胄——韩缙选——韩显卿。

因为韩嘉彦娶宋神宗第三女齐国公主,那么韩鸿翼——韩教准(宋耀如)——宋子文、宋庆龄、宋美龄、宋霭龄等,不但是韩琦裔孙,同样也是宋神宗裔孙。

历史也许有些“怪异”,陆游为韩侂胄开禧北伐壮行,写的竟是“韩氏之昌,将与宋无极”……

韩氏之昌没能与赵宋“无极”,但是韩教准“转身”而为宋耀如,倒也锻造出了“宋”的辉煌。

在“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中,宋子文不但位列四大家族,而且宋美龄是蒋介石夫人、宋霭龄是孔祥熙夫人。

宋庆龄是孙中山夫人,中华民国的国母,中华人民共和国名誉主席。

宋氏三姐妹的优雅,也许与西方的教育背景有关。但是,那种东方式的优雅,自然更多源于东方传统文化。

韩显卿定居文昌锦山后,以先祖韩琦“昼锦堂”为堂号,设馆传播中原文化。

海南《韩氏族谱》记载,韩氏族人英才辈出,自韩显卿渡海至清末700年间,海南韩氏有160余人官居七品以上;《文昌县志》记载,中华民国时期,海南韩姓族人有20人在国民政府军队中担当将军。

无一例外,他们与宋氏三姐妹一样,都是韩显卿的后裔。

韩琦、韩忠彦、韩侂胄、宋耀如、宋氏三姐妹……昼锦堂韩氏自安阳而汴梁,自杭州而海南,自海南而海外,自海外而上海、而北京、而台北……

千年间,昼锦堂韩氏的命运,总是与祖国的命运休戚相关。(

自韩琦“相三朝(仁宗、英宗、神宗),顾二帝(英宗、神宗)”,韩琦长子韩忠彦再相哲宗(任枢密使)、徽宗(建中靖国年间任第一宰相),而至韩胄总揽南宋宁宗朝军政大权(宰相兼枢密使),其间100多年,昼锦堂韩氏家族堪称与赵宋皇室同荣共耀,不但娶过公主,而且出过皇后。

韩琦第五子韩嘉彦,娶神宗第三女齐国公主为妻;韩嘉彦之子韩诫,娶宋高宗吴皇后(定策而立了宋宁宗的,正是吴皇后)之妹为妻;韩胄不但娶了吴皇后的侄女,而且还是宋宁宗韩皇后的叔祖父——韩皇后是宁宗的原配夫人,其父韩同卿……

宋氏三姐妹姓宋。

姓宋,缘何而为昼锦堂韩氏裔孙?

宋氏三姐妹籍贯海南。

昼锦堂韩氏裔孙堪称皇亲国戚,皇亲国戚缘何落草到了海南?

一切,都与韩胄相关。

韩胄被害,终南宋一朝,他都被视为国家的大奸大凶。

韩胄无子,领养的倒有一个,“既诛

胄,削籍流沙门岛”。

士人刘淮也诗作成了今天的史料:“宝莲山下韩王府(韩胄府邸),郁郁沉沉深几许?主人飞头去和戎,绿户雕窗锁风雨。九世卿家一朝覆,太师(韩胄)宜诛魏公(韩琦)辱。后车不悟有前车,兀突眼中观此屋。”

韩胄被害,影响的自然不只是韩胄一家,也不只是他的继子“削籍流沙门岛”。

而是“九世卿家一朝覆”……

宋氏三姐妹是韩琦裔孙

今日海南省文昌县,是宋氏三姐妹的籍贯。

宋子文、宋庆龄、宋美龄、宋霭龄的父亲,是宋耀如。

宋耀如起初不姓宋,而是姓韩,名曰韩教准。

韩教准的生身父母,是韩鸿翼与韩王氏。

韩鸿翼是文昌县一位颇有文化的儒商,为人宽厚,热心公益事业,且因经办赈务,几乎耗尽了祖传的积资;夫人王氏,端庄文静,能诗善书,博文通理。

韩鸿翼人到中年,不幸染上了久治不愈的慢性疾病。因病致贫,韩家日渐窘迫,生活的重担,几乎全压在了其妻韩王氏的身上。

韩鸿翼夫妇育有三子:长子韩政准,次子韩教准,三子韩致准。

家道中落,韩政准、韩教准不得不随着同乡漂洋过海,到印尼爪哇当起学徒工。其后,韩教准又跟随堂舅到了美国。堂舅在波士顿开了一家茶叶丝绸行,因为没有儿女,在征得韩教准父母同意后,12岁的韩教准过继给了堂舅。

这位宋姓堂舅将韩教准换姓改名,韩教准成了宋耀如。

“一个文昌县,竟然还有10万多昼锦堂裔孙,先前咱一点儿都不知道。”安阳市韩琦文化研究会会长、韩琦嫡孙韩培谦说,“10多年前,海南本家找上门来让咱去看看,看了才晓得祠堂上挂的是‘昼锦堂’。”

文昌韩氏的先祖,也就是迁琼始祖,是韩显卿。

“玉彦口胄,乡卿立甫”,是韩琦创订的八世字辈。

字辈摆在这儿,韩显卿是韩琦的六世孙。

昼锦堂韩氏自韩琦以降,凡世辈逢单,则取字辈为名的偏旁,名亦单名——如韩琦,琦字偏旁是玉,不是王;凡世辈逢双,则字辈入名,名取双名——如韩忠彦、韩嘉彦。

韩侂胄是第四辈,胄自然入名,名曰“侂胄”;韩侂胄之父韩诚,是第三辈,口作为偏旁入名,名亦单名,曰“诚”——诚,是言字旁,其下有口。

韩显卿的世系,非常清晰——

韩琦有五子:韩忠彦、韩端彦、韩纯彦、韩粹彦、韩嘉彦。

韩嘉彦有六子:韩恕、韩诏、韩诫、韩谘、韩碤、韩燮。

韩诫有三子:韩侃胄、韩仿胄、韩仁胄。

韩仿胄有一子:韩缙选。

韩缙选有二子:韩世卿、韩显卿。

韩世卿迁居广东番禺,韩显卿(1155~1225)曾任廉州知州,先迁居广东雷州,而后在宋宁宗庆元三年(1197年)从雷州海康县怀抱宗谱举家渡海,卜居海南文昌锦山,成了海南岛的韩氏开山之祖。

韩显卿缘何迁居海南文昌?

韩显卿怀抱宗谱举家渡海卜居海南时,那里还是流放之地。

而此时,韩同卿尚在,韩皇后尚在,韩侂胄尚在——昼锦堂后裔,登临到了辉煌的顶点。

据称,韩琦有5子、34孙、88曾孙,韩世卿、韩显卿与韩同卿、韩侂胄的“门头”关系,实在难以理清。

大家族内,难道生了什么恩怨情仇?但是,家族恩怨毕竟是内部矛盾,不至于把韩世卿、韩显卿逼到流放之地,让外人看笑话!

如果韩显卿渡海果真是在1197年的话,唯一的解释只能是“避祸”。

避的是哪门子祸呢?

《续资治通鉴》云:“太尉韩同卿卒。皇后之父也,赠太师。同卿季父侂胄,声势熏灼。同卿每惧满盈,不敢干政。时天下皆知侂胄为后族,不知同卿乃后父也。后乃服其善远权势云。”

1197年前后,韩侂胄“声势熏灼”,韩皇后与其父亲韩同卿都已经看出了问题——“满盈”则亏。

韩皇后、韩同卿就是再惧怕,也无处躲藏。幸运的是,父女二人在两年之内先后病逝。

韩显卿不同,他自然可以怀抱宗谱,渡海躲藏。更何况,韩同卿、韩皇后、韩侂胄均在高位,相信朝野没人敢来过问韩显卿渡海这样的小事儿。

当然,这都是以将韩侂胄视作“权相”的后世史家的材料为基础,而得出的消极的解读。

倘若以韩侂胄志在恢复中原为基点,进行一种积极的解读,韩世卿、韩显卿避居岭南、海南,未尝不是昼锦堂韩氏“料理后事”的悲壮布局。

成功,什么都好说。

失败,把根留下,把宗谱、祭祀留下……

宋氏三姐妹是宋神宗裔孙

南宋偏居一隅。

恢复中原是南宋时代的最强音。

无论怎么说,一个人,一个国家,如果没有那么一点儿精气神,总是会完蛋的。

中原,是韩侂胄父母之邦;曾祖韩琦之墓当时是在金国——韩侂胄命李璧起草伐金诏书,略云:“天道好还,中国有必伸之理;人心效顺,匹夫无不报之仇。蠢尔丑虏,犹托要盟,朘(剥夺)生灵之资,奉溪壑之欲,此非出于得已,彼乃谓之当然……含垢纳污,在人情而已极;声罪致招,属胡运之将倾。兵出有名,师直为壮。言乎远,言乎近,孰无忠义之心;为人子,为人臣,当念祖宗之愤。敏则有功,时哉勿失。”

开禧北伐,时值蒙古南侵,金朝开始衰落,这对南宋而言,确实也是一次光复中原的机会。

就连金章宗,都恐惧韩侂胄此时对金用兵,诏命将韩琦与韩氏家族墓地定为“金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修葺一新,派兵保护。

只是韩侂胄被无端害死,开禧北伐就此宣告流产。

两年后,金章宗病死,金国陷入争夺皇位的乱局,成吉思汗开始崛起南下侵金。

在最为艰苦卓绝的条件下,岳飞、韩世忠等站了起来。

岳飞,是两宋时代最能打仗的军人,善于野战,战无不胜;韩琦,是两宋时代文臣里最强悍的武将、武将里最大牌的文臣。

昼锦堂,是诞生“异类”的地方。

但是,韩侂胄不是神,他也需要战火的锤炼,他也知道可能失败。

韩琦在《韩氏家集序》告诫子孙:“命诸子侄人录一本(指《韩氏家集》),以藏于家。后主之(守护)者或不谨严,使其失传,则上天圣明,祖宗至灵,是必降殃,以惩不孝。其戒之哉!其戒之哉!”

韩显卿怀抱宗谱举家卜居海南文昌避祸,肩负的更是韩琦的告诫。

韩琦——韩嘉彦——韩诫——韩仿胄——韩缙选——韩显卿。

因为韩嘉彦娶宋神宗第三女齐国公主,那么韩鸿翼——韩教准(宋耀如)——宋子文、宋庆龄、宋美龄、宋霭龄等,不但是韩琦裔孙,同样也是宋神宗裔孙。

历史也许有些“怪异”,陆游为韩侂胄开禧北伐壮行,写的竟是“韩氏之昌,将与宋无极”……

韩氏之昌没能与赵宋“无极”,但是韩教准“转身”而为宋耀如,倒也锻造出了“宋”的辉煌。

在“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中,宋子文不但位列四大家族,而且宋美龄是蒋介石夫人、宋霭龄是孔祥熙夫人。

宋庆龄是孙中山夫人,中华民国的国母,中华人民共和国名誉主席。

宋氏三姐妹的优雅,也许与西方的教育背景有关。但是,那种东方式的优雅,自然更多源于东方传统文化。

韩显卿定居文昌锦山后,以先祖韩琦“昼锦堂”为堂号,设馆传播中原文化。

海南《韩氏族谱》记载,韩氏族人英才辈出,自韩显卿渡海至清末700年间,海南韩氏有160余人官居七品以上;《文昌县志》记载,中华民国时期,海南韩姓族人有20人在国民政府军队中担当将军。

无一例外,他们与宋氏三姐妹一样,都是韩显卿的后裔。

韩琦、韩忠彦、韩侂胄、宋耀如、宋氏三姐妹……昼锦堂韩氏自安阳而汴梁,自杭州而海南,自海南而海外,自海外而上海、而北京、而台北……

千年间,昼锦堂韩氏的命运,总是与祖国的命运休戚相关。(


分享按钮>>当“南水北调”遇上北宋三朝名相墓
>>高淳韩村发现500岁矾石 做了多年水跳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