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岑氏新闻 | 家谱源流 | 古代人物 | 香港正版跑马资料大全 | 文物古迹 | 图片新闻 | 岑氏家谱 | 岑氏论坛 | 中华万家姓

北流丹花岑氏来源的几个问题



民国丁卯年(192年)编的《丹花岑氏族谱》姓氏考中载:“我岑氏自归德州今果德县于明天顺七年闺七月七日迁居北流……。仲淑第进士,都督桂林象郡诸州兵马,世袭思恩、泗城、镇安等地,始迁粤西之始祖也。自仲淑而自亭而翔而英而雄而世兴而怒水罕而福广而善忠,善忠生三子,季子德西隆支祖,次成西林支祖……长子振而均而琮、琮字璋德,璋德第三子伯柞我丹花一支,其殆是矣。”《丹花岑氏族谱》还记载琮(字璋德)有五子,即伯颜、伯升、伯祚、伯卿、伯新。这些记载有以下几个问题需要进一步探讨和明确:
一、琮父均为子振子,袭泗城州职,因此琮为泗城州人。为什么《丹花岑氏族谱》却说琮自归德州迁居北流?广西有关岑氏谱记都说琮只有一个儿子豹,为什么《丹花岑氏族谱》却说踪另有五个儿子?
首先要说明的是:明代的归德州州治在今平果县,民国初期叫果德县。而泗城州在明初为泗城府,洪武六年(1373年)降为州,州治在今凌云县。从地理上说,平果与凌云相距还是比较远的。究竟是什么原因和什么时候使得琮由凌云到了平果呢?史料几乎没有记载。要找其原因,就只能从他的家庭状况进行分析。琮为均的次子,其兄叫瑄。均去世后,瑄袭州职,年约二十多岁,配卢氏,无子,只生一女,叫妙定。不久瑄去世。按一般承袭规例,兄去世后,如无子,其职位应由其弟承袭。但情况并非如此。事实上,所有州事,全由卢氏署理,琮处于被排斥的地位。其时是明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琮已成家,约二十岁左右,生有一子豹。由于嫂弟矛盾激化,琮已很难在泗城呆下去,只好弃家远走他乡,这就是他为什么会来到归德州的原因。卢氏署理州事从1424年到1463年(天顺七年)她去世,长约39年,由于卢氏掌权稳定,琮返回泗城与家人团聚无望,也就在归德州另行成家立业,因此,他另有五个儿子也就不足为奇了。卢氏去世后,则由其女妙定掌管州事。天顺八年(1464年)奉调出征贵州苗乱,在军中丧生。其后,泗城州职才由琮在泗城的大儿子豹承袭,此时,琮已率在归德州的全家迁居北流一年多了。
二、琮因何事迁居北流?
明朝时期,广西历时最长、最大的少数民族作乱是大藤峡瑶民作乱,从明洪武八年(1375年)至嘉靖十九年(1540年)作乱基本平息,历时165年。期间最严重的是正统至成化年间,以侯大苟为首的作乱,参乱人数增至数万人。活动范围从桂平扩大到武宣、平南、藤县、梧州、岑溪、容县、北流、玉林、陆川、博白、融安、荔浦,乃至广东的信宜、化州、高州,他们所到之处,当地散居的瑶民也纷纷响应,一时势力十分强大,不但州府地方武装难以对付,就连朝廷官军亦难以阻挡。他们攻破府、州、县,杀害主政官员,受乱地区生产、生活受到严重影响。天顺年间,容县、北流属于梧州府管辖,七年,梧州府自感地方官军势单力薄,为对付瑶乱,便发文归德州邀请狼兵携带妻室子女一同前来支援,一面屯田开荒,一面与瑶乱作战。同年闺七月,共有狼兵九百六十三家,安插到北流小劳、一二里立营镇守。这些在光绪二十三年编写的《容县志》中均有记载。《丹花岑氏族谱》说岑琮是天顺七年闺七月迁居北流的,而传说中又是来打仗的,阵亡将士均葬在旱坡坪,与《容县志》记载的时间、地点完全一致。可以肯定,岑琮一家便是963户狼兵之一。岑琮参加狼兵来到北流,是年己近六十岁了,然而他的五个儿子均已长大成人,己成为能干的兵丁了。一家有五个得力的兵了,应该说是很受欢迎和看重的。
三、岑琮是否到了岑溪?
这个问题应当是否定的,因为《丹花岑氏族谱》已明确记载自始祖至六世祖各祖墓,均座落在波二里大村土名叫旱坡坪的地方。岑溪瑶乱虽也很严重,但琮年事已高,不可能再去岑溪打仗了。如果确有人去的话,或许是岑琮五个儿子中除伯祚外的四个儿子之一。岑溪岑氏始祖叫云成,只有字号没有名,岑琮五个儿子只有名,没有字号,所以很难核对。岑琮五个儿子,一个在北流大村、丹花繁衍发展,一个如果去了岑溪,还有三个到那里去了?族谱没有记载,也没有传说,很可能是在作战中阵亡了。如果确有一个儿子字号叫云成并去了岑溪,那么,岑琮(字璋德)便是北流、容县和岑溪的岑氏共同始祖了。
附:《容县志》(光绪二十三年编)旧闻志杂纪中附录——狼人
容邑本无狼。明正统四年,两粤诸瑶叛乱,而容邑之石羊山、灯盏肚村、大南、榕木、四荒诸处盘踞巢穴,剽掠尤甚。文武会议,两省御军标、土官蠲免狼田一半,与其承食,狼兵灭寇、田业与开垦。奏闻报可,随檄归德州各寨拨兵与信地安插。时兴业、北流、陆川俱有狼总统领,容县水陆乡、甘垌狼总黄胜凤,头目则张芳也。九年,复因辛圩招贤人,阴通罗面六居村贼首邓盘记,连结岑溪三十六山赵家从贼,攻劫村堡。檄土司黄高拨其族黄海、头目梁荣等带妻兵九十三家来容县住插,护民耕种。景泰元年,英宗驾幸土木,大藤峡贼首通行出没各堡,狼目与贼战,杀获从贼八十有七,狼兵阵亡亦三十一名,地方以次渐尔宁息。天顺四年,大藤峡贼首侯大狗、郑昂、哉晓等复行劫掠,浔梧一带皆受其害。时藤县民胡赵成遣戍宥回造妖搆乱,侯大狗等遂与连党,攻陷诸县,杀掠官民掠去窦家寨巡检印。六年毁博白城。七年陷梧州府城苍梧,致仕布政宋钦死之。闰七月,梧州府玉林州以军门檄仰容县、北流支帑金四十七两,马五匹,行赍文牒,委官季秉,招主胡孟坚、耆民李仕秀,给榜至归德州拨狼,官族黄平、黄剩、黄忠、黄员、韦副、韦高等率狼兵九百六十三家妻子前来容县、北流,委典吏邓免送入北流小劳、一二里立营,镇守石门,相思、古罗、六郎、西山等处,随杀获贼首李扶光等三十七名,解赴浔州府。复拨目兵黄白、阮英、甘应、莫显等二十四家同招主前去北流罗卞、三里白米、文油等处耕守。成化元年冬,拨兵小甲黄钦、黄锦等带兵二十家同招主前往扶来兼界广东合水寨,镇守容县石羊山、大凹等处。万历元年,本州知州调回原兵,其不愿者,听狼目,唯黄典长留容县。此盖以狼攻瑶、护民耕种出于一时权宜之计也。然今狼人亦渐化而为民矣。邑人食狼田,有手录当日前后文碟底册,因得考其始末。
补遗:最近在丹花发现一份《丹花岑氏家谱》,说伯升是岑琮的次子,健在并与兄伯祚在大村、丹花生活发展,其第七世孙梓成迁居容县


分享按钮>>要树立和维护岑仲淑的光辉形象
>>否定岑仲淑就是篡改广西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