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弓氏新闻 | 家谱源流 | 古代人物 | 香港正版跑马资料大全 | 文物古迹 | 图片新闻 | 弓氏家谱 | 弓氏论坛 | 中华万家姓

【弓氏文化古迹】永远的心痛——弓彦平追忆父亲



永远的心痛

弓彦平



      编写《家谱》需要一张父亲的照片,我回老家从母亲家中找到一张三十年前父亲葬礼上使用过的发黄黑白相片,那也是当时由摄影师从我十二岁时三奶奶的奶儿子探亲时给我们拍的唯一黑白全家福照片中翻拍后放大的。

      望着父亲的遗像,泪如泉涌,许多往事涌上心头。父亲乳名叫绳柱,也许是祖辈希冀他长命百岁的缘故吧,但父亲未能遂他们的心愿,42岁那年因病撒手人寰,抛下年幼的我们,抛下年轻的母亲,抛下年迈的祖父,抛下一切烦恼和痛苦,到极乐世界去了。

      父亲从小聪敏睿智,记忆力超群,但一生命运凄苦,几乎没有享一天福。父亲15岁时祖母因病去世,失去娘亲的孩子可想而知有多么可怜。17岁那年高小毕业后,父亲被保送到子洲双湖峪师范学校学习,由于长期饥饿致全身浮肿,被迫退学。20岁那年经人介绍和康家塔村18岁的母亲结婚,婚后不久,已经续弦的祖父便将他们小两口分户另过。当时正值困难时期,家里一贫如洗,几乎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凭借父母日夜劳作勉强度日。随着我们姊妹四人相继出生,使本来拮据的日子过得更加艰难。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就像上足发条的钟表一样,永远在忙碌着,一刻也不停止。为了生计,父亲除了日复一日的劳作外,农闲时还要倒腾点小生意。贩过香、卖过纸、凿过绒、揽过工,各种脏活累活他都劳作过,各种艰难困苦他都经历过。
   

      也许我是家中长子的缘故,父亲非常疼爱我,在我的记忆中他从来舍不得厾我一指头,甚至连大声呵斥也少有。只是后来听我母亲说,在我几个月大时,母亲有事,将我递给仰面卧炕休息的父亲,浑身精光的我站在父亲宽厚的胸膛上跳跃,父亲用两只钳子般的大手提着我,生怕我掉到地上,不一会儿尿急的我便将尿撒在由于过度劳累酣睡的父亲口中和脸上,生气的父亲便在我的小屁屁上打了一巴掌,这一掌着实让我嚎啕大哭了一阵子。此后母亲没少拿这个开父亲的玩笑,现在想起来着实有点可笑。



      父亲不善言谈,总是用实际行动来表达他的感情。记得在我初中毕业那年,父亲由于忙于生计,根本无暇顾及我的学习状况。及至中考后,到县城办事的父亲才匆忙赶到姨妈家看我。当时我刚刚考完,头脑昏胀,躺在姨妈家炕上休息,父亲在我头上摸了一下,从怀中掏出两个他自己都舍不得吃一口的白面饼子递给我,算是对我的犒劳。望着面前这个头发花白、满脸皱纹、脊背微驼的老父亲,我的眼泪像线一样止不住地流,我哽咽着对父亲说:“爸爸,我这次没好。”父亲并未责怪,而是慈祥地对我说:“燕子(我的乳名),不要紧,以后好好学就是了。”也许是老天特意照顾肯努力的人吧,我居然在近三个月的等待中盼来了中专录取通知书。“山沟里飞出金凤凰”,农家子弟跳出了农门。消息一传出,左邻右舍都来祝贺,父亲更是高兴地合不拢嘴,少有的喜悦写在脸上,走路也哼着毛泽东时代的歌。
     

      那年我们开学报到日子是一九八二年十月一日,国庆节、中秋节同一天,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出远门。父亲不放心我一人出门,便背着铺盖卷、小木箱送我上学。到了学校,父亲将我安顿好后,到总务处领了饭票,然后我俩相跟到饭堂吃饭。那时是困难时期,国家给我们补贴的饭票是粗、细粮各半,父亲带我排队打饭,他给我买了一个白面馍馍,而他自己却买了个玉米坨子,我要给他买白的,他坚决不肯,我拗不过他只好作罢。回想起来,我非常后悔,特别是父亲去世后这个悔意更加强烈,如果当时我坚决要求父亲吃白馍,或者和父亲对调,或者掰开各半,让他也能尝上一个或半个白馍,哪怕是一口也可以,但是我没坚持和没那么做,及至父亲逝世时也未能享受到作为儿子的我给他老人家一口好吃的。现在回想起来,我的心隐隐作痛,而且是永远无法弥补的隔世之痛。

     一九八四年冬月十八日,我堂兄到绥德师范学校找我,说我父亲有病需要住院,让我回去照料。当时虚龄十八岁的我也没多想,马上和班主任请假,跟随堂兄乘车回到家中。走到大门口,看见立着的“岁岁”纸,我感觉情况不妙,连忙追问真相,得知我父亲因患肺气肿医治无效病逝后,我浑身发软,瘫坐在地上,悲伤的母亲将我扶到祖父家。当时的感觉像天塌下来一样,而且确实是“天”塌下来了。当时我姐21岁,小弟16岁,小妹才13岁,而且都在校读书,正在泥水圪坨。家里一下没了顶梁柱,今后的生活将如何度过?在众位亲属的鼎力帮助下,我们东凑西借薄葬了父亲。父亲的去世,使我家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坚强的母亲谨记父亲临终遗言,扛起了家庭的重担,将我们养大成人,婚嫁生子。

      父亲去世后,我常常在睡梦中梦到他,常常在睡梦中哭醒。梦醒之后老想着他老人家生前的点点滴滴,越想越睡不着,越想越心不安。及至2007年春,族人在埋我父亲的地里掏地时一下刨出个大窟窿,惊慌失措的他跑回告诉我母亲。接到母亲的电话后,我心急如焚,赶忙从县城赶回老家查看。根据我弟的电话遥控和我二伯父的现场指点,我用柏木、青石板、麦草、黄土五层封顶,堵住了洞口。考虑到父亲的坟墓状况,我同弟商议,重新选择墓址,用砖圈葬,择吉将父亲遗骨安葬在新墓,了却了我们的一桩心愿,弥补了我们终生的遗憾,心里得到些许安宁和慰藉。
慈祥的父亲离世已三十周年,我们思他念他缅怀他。但无论我们怎样的思念,都不及他老人家给予我们万分之一的爱。我用满含着泪水的思念写下这篇文章,怀念我平凡而伟大的父亲,告慰九泉之下的英灵。

      父亲,愿您在天国里生活得快乐!




作者:



弓彦平

男,汉族,1967年农历3月3日出生,前王家山村人,大学本科文化程度,1986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5年7月参加工作,现任中共吴堡县纪委常委、县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吴堡县综合督查督办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等职务。24世。1982年9月—1985年6月在陕西省绥德师范学校读书;1985年7月—1990年8月在吴堡县张家墕乡任教,1990年9月—1998年8月在吴堡县体制改革委员会工作,期间:1988年9月—1991年6月在陕西省广播电视大学政史专业脱产学习,1997年元月任吴堡县体改委公文处理与事物管理副主任科员;1998年9月调中共吴堡县纪律检查委员会工作,2003年6月—2007年11月任吴堡县纠正行业不正之风办公室副主任;2007年12月任吴堡县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2008年8月兼任吴堡县综合督查督办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2009年11月兼任中共吴堡县纪委常委,期间:2008年9月—2010年12月在陕西省委党校本科班法律专业学习。为人正直,工作踏实,淡薄名利,凭借务实的工作作风和锲而不舍的韧劲,出色地完成各项工作任务,得到组织的认可和重用。特别是主管综合督查督办工作以来,组织相关部门人员对全县重要工作、重大项目大规模督查1000多次,编发《督查专报》380多期,发现各类问题1600多个,提出合理化建议1400多条,有力地推动了全县各项工作任务的高效落实,为吴堡经济发展做出了一定贡献。


中华弓氏网--弘扬弓氏文化,传承先祖精神;寻根联谊互助,激励子孙奋发!


分享按钮>>【弓氏文化古迹】我的父亲母亲
>>【卫氏家谱源流】菉竹堂卫氏宗谱:穿越时空追寻幽深的人文历史